返回

第一五二章 祝白公子开业大吉!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
    “哈哈,你个穷鬼,快给我滚一边去吧!——喏,兰少东家,这是三千两,给我来一张……不不不,我不用消费了,直接买一张!”

    兰清明:“那行,先给你记上,就当预存款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预存款?”

    “就是一笔储备资金,以后您再来小店消费,都可以直接从预存款中扣除,而且是折后哦……好了,城东汪撕葱先生——请收好您的卡!有请下一位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!我要办……八折的那种多少消费?哦,原来那叫二品贵宾卡,要一次性消费一千八百八十八两才能办理——那给我来一张吧,这是二千两,同样是当预存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要一张八百八十八的三品贵宾卡!”

    “少东家,有没有宗师贵宾卡?什么?那个一般客人不能办理?可我不是一般人啊……好吧,给我来张一品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要一品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二品……”

    “喂!你们办卡就办卡吧,别打扰我们喝酒啊……”

    就这样,知情者忙着办卡,不知情者忙着向知情者打听情况,待打听清楚之后,荷包够厚的又加入了办卡的行列,不够厚的则忙着将后来的不知者变成知情者……

    楼下乱作一团,白河在四楼上看得非常淡定,然而握着栏杆的手微微颤抖,却将他内心的懊悔深深地出卖了。

    低估了啊!

    咱终究还是严重低估这世界的土豪们了啊!早知道他们这么豪爽果断,咱就把办卡的门槛再提高十倍八倍了啊!

    “贤侄,这可真的太……真的太……”

    正懊恼着,兰爸爸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摸了上来,他哆嗦着嘴巴太了半天,也太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,有点怀疑人生。

    这种会员制营销手法,在前世早已经烂大街了,但是在这个时代,却是前所未有。兰爸爸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,为什么人们会舍得掏出这么大一笔钱,来买一张所谓的“贵宾卡”,还哄抢呢。

    要知道,那可是银子啊!最贵的将近三千,最便宜的也要上千,这么多银子,却只买来一张轻飘飘的小卡片,那所谓的“预存款”,也只能在本店消费才有效,到头来,钱不还是落入了兰桂坊的钱柜里吗?等预存款消费完了之后呢,不还是得继续掏腰包?他们到底是人傻还是钱多啊!

    不过话说回头,贤侄这手段也真是够可怕的啊,真不知道他的脑袋里装的是什么,居然连这种圈钱的方法都能想出来,真是太……太不知道怎么形容了。

    “莫非二小姐那九转回聪掌真的这么好使?要不让那臭小子也去挨一掌试试?”踏实如兰爸爸,此时也不禁生出了这样的念头。

    白河哈哈一笑道:“兰蜀黍,这只是蝇头小利而已,根本不值一提啦,你没必要这样大惊小怪的。”

    这还是蝇头小利?那得多少才算是大钱啊?兰爸爸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了,“就凭贤侄你这一手,足可打遍金陵无敌手了吧?”

    “金陵?金陵算什么……”白河咧咧嘴,笑道,“眼界有多高,就能赚多少钱,眼前这些只是小打小闹,能赚大钱的正主还没出现呢!”

    “正主?”兰爸爸一愣,正想问问是谁。就在这时,楼下忽然传来一声嘹亮的高喊:“城南江畔酒楼张老板,恭祝白公子开业大吉,送明珠一对!”

    “你看,大钱来了。”白河回头对兰爸爸笑了笑,便连忙下楼去迎客,“张老板大驾光临,真让小店蓬荜生辉啊!”

    “不敢、不敢!白公子年少有为,真让老朽好生佩服!这是小小心意,不成敬意!”

    “张老板真是太客气了,你能来就是给了小店天大的面子,在下怎好收你的礼?——阿福,快把张老板的厚礼登记入册,记得回他一份大礼!张老板,这边请……”

    还没坐定,那边知客又喊了:“醉仙居王老板,恭祝白公子开业大吉,送金貔恘一只!”

    “张老板请自便,恕在下失陪了。”白河告罪一声。张老板十分理解,连忙道:“好说,好说!白公子请……”

    接下来,就好像约定好了似的,商家,才子,江湖好汉等,各路人马开始纷纷粉墨登场。

    “云来楼莫老板,恭祝白公子开业大吉,送白玉狮子一双!”

    “醉月书院陈教授,率众学子前来,赠雪中饮梅图一幅,恭祝白公子开业大吉!”

    “白鹿书院孙教授,率众学子前来,赠醉荷帖一份,恭祝白公子开业大吉!”

    “金陵飞灵剑派大师兄率众弟子前来,恭祝白公子开业大吉……”

    “南城黑龙帮帮主率各堂主前来,恭祝白公子开业大吉……”

    金陵各大酒楼、青楼、酒家的代表人物们,有的是掌柜亲自前来,最低的也是幕后大老板家中的总管一类的角色。你送明珠,我送貔貅,你送白银,我送黄金,场面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而除了同行之外,因为青莲先生李白的缘故,金陵各大书院也给足了面子,纷纷派了代表前来道贺,或送字帖,或送祝语,或题诗一首,不一而足。

    而金陵周边的门派,也纷纷派弟子送来贺礼——不是给白河的,而是给他身后的二小姐,按照道上的话来说就是:拜山头,寓意为请白公子(二小姐)以后多多关照。

    一时间,兰桂坊内人满为患,掀起了开业以来的第二波高潮。

    人们在兰桂坊内吃着喝着,到处参观着,无一不为兰桂坊这种集机关术和现代建筑学大成的精妙布局所震惊。

    还没震惊完,商家们又遭到白河那妙想天开的“会员制”强烈打击,都怀疑自己这些年的生意都做到狗身上去了。

    而文人才子们,也开始为兰桂坊专设的“佳文榜”而开始卖弄风骚,无一不以上榜为荣。而最有意思的是,受怜星当日第一次在笼烟楼登场启发,白河在每一层楼之间都设有上联一副,分别为“烟锁池塘柳”,“烟沿艳檐烟燕眼”,“月照纱窗,个个孔明诸葛(阁)亮”,并放言若有哪位文人才子能对上三联登顶四楼,即可获得兰桂坊宗师级贵宾卡一张。凭此卡,可以在兰桂坊享受终身免费吃喝的超级待遇。若对上两联,则赠一品贵宾卡,只对上一联的也有二品贵宾卡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更是引得文人才子们趋之若鹜。

    对他们来说,免费吃喝、贵宾打折这些待遇尚在其次,主要是这三幅对联无一不是千古绝对,若能对上其一,那可是莫大的荣耀啊!若能取得那宗师贵宾卡,那就是名副其实的“楹联宗师”了啊!

    而江湖好汉们,也十分中意一楼酒吧的简单,直接,一坐下就开始大吹牛逼,与民同乐。

    一直持续到午后,高潮才开始有所缓和。

    到了这时,门口的知客喊到嗓子都沙了,白河也收礼收到手软,咧嘴笑得跟个招财猫似的。兰爸爸笑不拢嘴,店小二们跑断了腿,无数美酒、佳肴一一送上。当然了,如今兰桂坊是打开门做生意,这些都是要收钱的。

    兰桂坊里的客人换了一批又一批,单纯来道贺的江湖好汉已经走得七七八八,书生才子们仍在一楼酒吧吟诗作对,纯粹来吃饭的客人则在二楼聚堆,打屁吹牛。而各大商家们,此时正聚集在三楼的包间内,仿佛在等待着什么。

    忽然门外又传来了一声高喊:“金陵商会会长傅信仁大人到贺,送匾额一幅,祝白公子开业大吉!”

    听到这一声喊,忙活了一上午的白河却忽然松了一口大气:“终于来了,我还以为要等到晚上呢……”

    文人才子、江湖好汉暂且不提,可是那帮酒楼的同行们,白河却早就留意到了,他们虽然都随了大礼过来,可是暗地里,却怎么看都有一种笑里藏刀的意味。如今又扎堆在三楼仿佛在等待着什么,那么想也知道,肯定是别有所图。

    什么企图?

    白酒呗,经销权呗!

    这么大一块蛋糕,白河才不相信他们会甘心乖乖的伸长脖子挨刀。抬头一看三楼,果然见到一众商家纷纷探头出来,那满脸期待的样子,就仿佛等待喂食的鸡仔。正所谓蛇无头不行,很显然这什么“副”会长就是他们的蛇头了。

    白河行出门去,便见到一群人扛着牌匾浩浩荡荡走了过来,一路敲锣打鼓,惹得路上行人纷纷走避,排场十足。这为首的,是一个身穿朱红锦袍的中年男人,应该就是那什么副会长了。

    这傅信仁一脸忠厚,看不出有什么特殊之处。不过金陵商会乃金陵商会各行各业的龙头老大,这傅信仁贵为会长,想来也定必有其过人之处。

    白河迎了上去,那中年男人当先抱拳道贺,“恭喜白公子,贺喜白公子!小小心意,不成敬意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、多谢!”白河客套两句,便将这副会长送上了三楼雅间。

    至于牌匾什么的,白河连看都懒得看一眼。虽然是个赘婿,但他的身份却是高得吓人,小小一个商会会长送的牌匾,他还不放在眼里。不过出于礼貌,白河还是让人把牌匾送到了后堂厨房去,说先放一放表示尊重,等过几天再劈了当柴烧。

    自此之后,终于再没有什么重量级的大人物到来了,兰桂坊恢复了正常营业,异常火爆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