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第4090章 向导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
    天v才?一秒}记住,    “你说深渊的东西都是是你的,好吧,就当这些东西是你,拿了你的东西,就当是公平交换。”

    中二皇帝翻了一个白眼,“什么就当是我的,本来就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宁舒直接说道:“那这棵树我就收了。”

    宁舒对伐天点头,伐天手中出现了一条巨大的鞭子,鞭子缠绕过去,缠住了树干,用力一拔,整棵树都被拔了起来。

    树根并不深,本来就不是真的树木,不会真的扎根。

    整棵树倾倒而下,伐天拿出了介子空间,将整棵树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目的达到了,这次来深渊就是为了能量体,现在得到了这么多的能量体,是最大的收获。

    伐天的脸上露出了笑容,瑾己却失望无比,一片能量体都没有吃到,好像尝一尝味道啊。

    伐天说道:“现在我们要回去了,不知道太叔一行人如何了,反正我们要快点离开。”

    宁舒嗯了一声,该弄到手的都弄到手了。

    中二皇帝犹豫了一下问道:“你说要给我做向导是不是真的,东西你们都收了,不能不认账。”

    宁舒点头,“可以,一起离开深渊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深渊的出口在哪里吧?”实在不想原路返回了。

    中二皇帝这会大概是知道自己的处境,没有了之前中二的模样,犹豫了一下点头,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于是一行人在中二皇帝的带领下,来到了一处台阶。

    这台阶非常长,非常粗糙,只能模模糊糊看出台阶的模样。

    宁舒有点纳闷,“这些台阶是谁造的。”虽然很粗糙,但还是能够看出有人工的痕迹。

    仔细看,又像是自然形成的,总之看不出来到底是人为还是自然形成的。

    如果是自然形成的,这也太鬼斧神工了吧。

    自然形成了这么长的阶梯,有点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中二皇帝说道:“这都是深渊下的臣民为我建造的。”

    宁舒左右张望,到处寻找着,“我没看到什么臣民,你的臣民在哪里呀?”

    “在这深渊,一草一木,哪怕是一丝风都是我的臣民,有这个深渊不足为奇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收了一棵树都不好奇,那是我的臣民献给我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宁舒竖了一个大拇指,对中二皇帝说道:“可以,很可以,深渊之子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虚空之王。”

    宁舒一行人踩在台阶上,一步一步离开了深渊。

    踩在虚空的土地上,宁舒长长吐了一口气,忙碌了这么久,浑身无力,要好好休息休息。

    而且手指头疼得不得了,没有经脉,每次发出攻击的时候,都是伤敌一千自损一百。

    中二皇帝问道:“现在我们去哪里,说好做向导的。”

    宁舒:“先回去睡几天,太累了,对了,你叫什么名字。”

    总不能一直称呼他中二皇帝吧,而且皇帝这个称呼,老实说,套在他的身上,有种说不出来的违和感。

    中二皇帝:“虚空之王,我就叫虚王。”

    宁舒:……

    妈耶,虚王,这是什么狗比名字啊。

    虚空之王还不如中二皇帝啊、

    虚王,啧啧……

    除开瑾己,其他人对都这个名字一言难尽。

    宁舒说道:“太累了,回去休息一段时间再说,虚空大得很,以后的时间多的是,不用着急。”

    中二皇帝,不对,现在叫虚王了,听听这名字,虚,确实很虚,怎么不干脆叫肾虚呢。

    虚王矜贵地点点头,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宁舒翻了一个白眼,搞得好像她是下属,跟虚王汇报一样。

    山岳也感觉累了,要回家睡觉了,一行人朝族地的方向去了。

    虚王看着神石一族的族地,脸上露出了嫌弃之色,这个点太贫瘠了,简直就是不毛之地。

    还不如他的深渊呢。

    进入山洞之中,虚王看着光秃秃的山洞,什么都没有,表情更加嫌弃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就住在这样的地方,这是什么没有开化的蛮荒之地?”虚王想要找个地方坐下,可是看来看去,都找不到一个能坐的地方。

    宁舒坐在石床上,打了一个呵欠,就要躺下了,“我要睡觉了,你们自便。”

    伐天把宁舒从石床上拉起来,“这个洞府我要先用,你出去睡觉。”

    宁舒已经困得眼睛泛水光了,一直不停地打呵欠,“干什么呀,我就在这里睡着,你要走什么都可以,我不会打扰到你的。”

    伐天很执着,“不行,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宁舒泪眼朦胧地看着他,“到底怎么了,你倒是说呀。”

    “我准备使用能量体了,有了充足的能量,我的身体可能会长大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长就长,跟我在洞里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万一长大了,衣服崩了呢?”伐天问道。

    宁舒:“……我都睡着了,看不见的。”

    也许她的意识进入了小世界,去小世界收集小世界信仰之力。

    根本就看不到你。

    伐天推了推宁舒,把宁舒推出了山洞,然后在山洞门口布置了一个结界。

    宁舒打了一个呵欠,随便找了个石头就躺下来了。

    虚王好落寞啊,睡觉的睡觉,闭关的闭关,留在身边还有一个不停吃吃吃的幼崽。

    算了,他还是疗伤吧,身上有三个大洞呢,不过连个遮风避雨的地方都没有,这也太悲催了。

    宁舒的意识进入了绝世武功之中,在海水中游荡着。

    之前的疲惫都烟消云散了,醒过来的时候,精神好了很多,而且经脉已经长到了肩膀上。

    在宁舒睡觉的这段时间,身体和经脉缓慢地吸收能量,这会经脉已经很充实了。

    宁舒觉得这里面的能量,足够她发很多次攻击了,心里也有点谱。

    宁舒抖了抖身上的灰尘,每次醒过来的时候,身上都是厚厚的灰尘。

    这样露天睡着,实在是太艰苦了,应该建一个小房子。

    决定了,建造一个小房子。

    宁舒拿出了一个果子啃了起来,看向洞口,洞口还有结界,伐天还在闭关没有出来。

    不知道多久能出关,宁舒去找瑾己,瑾己的牙齿可是一个利器。

    瑾己正跟虚王待在一起,两人个说起是待在一起,但隔着的远。/11_11958/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